ޱĵ
 
   
-->

空间文创:兼议面向未来的设计学科人才培养

Created Date 1/5/2020 兴兰   View Numbers  119 Return    
字号:   
 

(程雪松:上海美术学院设计系教授  建筑学博士  硕士生导师
 
我想从四个方面谈本次课程教学:什么是空间文创;为什么要在教学中引入空间文创;空间文创在教学中如何设计实行以及最终的评价。
文创是文化创意的简写,它有“开发文化资源、开展创意实践”的内涵,也有创新创业的意味。城市化发展到一定阶段,一个国家或者一座城市要想持续输出影响力,就需要文创的助力。
空间文创是以空间为载体进行文创设计与实践的过程。文化创意资源的导入,使得原有的城市空间从品牌、到视觉和环境都有全面的更新,传统的生产型空间转型为文化消费空间。也包括把高端的博物馆文化转化为大众欣赏的当代文化,“空间导识设计”课负责教师葛天卿称之为“文化降维”。这样能够提升空间的附加值,重塑环境的颜值,使创新创业氛围增强,城市提供文化服务、进行文化输出的能力增强。
这就对今天设计人才培养提出了新要求。首先,人才培养已经不应拘泥于传统的专业划分,而应该培养学生以问题为导向创造性解决问题的能力,“动漫形象设计”课负责教师汪宁称这样的教学为“广视野、低门槛、多组合”,同济大学建筑系教师董屹指出“我们呈现给业主的是一个完整的东西,由不同专业协同出来,最后展示的就是一个场景”其次,设计学科不应是产业的旁观者,而应该积极主动做行业参与者,创新和创业的思维和能力应该在教学中贯彻第三,解决具体问题的分析力、执行力尤为重要。
基于以上思考,上海美术学院设计系相关专业在2019年的商业空间设计、空间导识设计、包装设计、动漫形象设计等多专业系列课程中进行了教学改革。以豫园商旅文空间改造提升为目标,重点考虑王大隆刀剪店、丽云阁扇子店、上海筷子店和上海印象工艺品店等品牌门面,进行了协同设计研究。
在课程开始时,教师带领学生实地调研。通过豫园文创设计师的对接,几家老字号的店长向同学们介绍了品牌故事和经营考虑。比如上海印象的店长坦言,他们发现花钱请设计师设计的文创商品,销量远低于传统的陆家嘴三塔冰箱贴,经营者缺乏创新的动力。学生从而理解,设计师不能单从自己的喜好进行创意,更需要从现实需求来思考。对现实的理解从深入调研中来,费陈丞同学说“我们调研过程很长,贯穿课程始终,但是很值得。”对现实约束的创造性反应是优秀设计的起点,秦伟包装公司总经理庞文艳说“设计师就是穿着铁靴跳舞的舞者。”
在课程中,学生把自身以创业者的角色代入。学生2-3人组成小组,根据兴趣和特长开展创业思考,以路演形式把调研成果和分析设想进行表达,自己选品牌、找问题、找素材、谈想法。有同学指出王大隆刀剪销售困境在于刀剪属于政府管控商品,应该开发更多和百姓日常生活相关的产品,如蟹钳、指甲钳等。有同学认为丽云阁扇子店应该拓展多层次服务,比如为自己画扇面的顾客装扇骨,给扇骨刻字、装配饰等。乔玥莹同学在谈她的丽云阁扇子店改造时就说“品牌更新、视觉更新和空间更新”是三位一体的。设计师开始自觉思考与创业有关的命题。上海应用技术大学教师张弢说:“抓住年轻人的消费观点永远是最重要的,大家要把自己真正喜欢的东西表达出来。”
在课程进行评价和讲解时,教师邀请设计师开讲座并参与点评。比如邀请了“弄”工作室的汪昶行来给学生们讲复兴路上的面包店案例,还邀请豫园文创的顾莹参与学生作业评价。上海美术学院副院长陈青说:“项目进到学校里,一定要加上企业的评价。这个评价如果不反映在课程成绩上,就相当于没人买单。”学生们在课程中对设计师的角色和责任有更深切的反思和领悟。豫园文创公司总经理孙佳妮指出:“企业需要跨界人才,设计师需要多元的生活经验,对市场的把握,而不是纯粹做艺术创作。”职业素养培育与课堂教学联系在一起,“为人民设计”的思政理念融入人才培养。
课程结束后,借助上海城市空间艺术季的展览空间举行了一次教学展览和研讨会。展览借用杨浦滨江的网红空间,让学生们在有限预算条件下自己策划布展,自己做海报和视觉手册,自己做导览员。上海城市公共空间设计促进中心主任徐妍说:“学生给观众介绍是一个互动的过程,在这当中学生自己会得到反馈和启发。”与展览同时举行的教学研讨会中,来自城市空间艺术季的项目负责人陈敏说“教学选题接地气,和居民的实际需求匹配上,就是最好的课题。”上海美术学院副院长蒋铁骊说“老师的学问如果走不出教室,就很难说是一个成功的老师。学生也一样。”从学校和社会的互动中,我们体会到设计教学的使命。
通过这一教学循环教学团队感觉到收获很大但也存在一些问题比如
1、多环节组织策划协调对教师提出挑战;
2教学和项目的匹配度问题;
3学生需要强化不忘初心、把握本质、不断深入的能力;
4课程时间安排先后影响协同推进程度;
5各专业学生都应重视视觉表达。
上海有广大的城市空间给设计师做研究和实践,实际需求影响着教学生态。互联网早已让各种观念、风格、技巧的传播变得轻而易举,专业和技术壁垒都在崩塌,唯一需要改变的是我们观念的鸿沟、惯性的约束。从社会发展需要和学生成材目标出发,推动教学改革,是我们为人师者的责任。